光。HIKARU

關於部落格
Me and You and Everyone We Know
  • 558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30。有感



這是一早乾姐傳來的簡訊。


在乾媽家生活六年,直到上小學,才脫離這個「半原生家庭」。每每回去,心情都有些小複雜的。

今年過年回乾媽家,一進門就看到乾媽躺在沙發上睡著了。她在等門,等我回家。

小時候跟著乾哥乾姐喊爸爸媽媽,直到搬回台北,在家人的指正下,改口,加個「乾」字。好不習慣,真的!

搬回到台北後,每到假日,都會要求爹娘讓我回乾媽家看看,從一開始的一星期一次,兩星期一次,一個月一次,漸漸的,變成一年兩次。每次回去,都會先問問乾媽最近好不好,身體有沒有大礙。「我很好,都很好。你也太少回來了,每次跟你說好可以回來看看,不是說工作太忙,就是說要再看看。不然就是回來都只待個一下下就走,為什麼不能多住個幾天呢?」

我突然有點窘,沉默著。

「我也不是要勉強你,只是好久都沒看到你,想跟你多聚聚。你也算是我半個兒子,每次都只能靠著你哥哥姊姊才能知道你的訊息。」

我似乎真的太少回家了,少到我不知道原來乾媽動了心導管手術、乾哥因癌症開過刀、第二個孩子也出生了,甚至,乾爹病危時,我沒能見上最後一面。


小時候,會牽著乾爹的手,一起去菜市場買菜,有時候走累了,乾爹會把我放在麵攤,讓我吃碗魷魚羹,他再繼續去買菜,等我吃完,他也買好了,我們再一起走回家。

中午從幼稚園放學,乾爹總是為我準備一大碗蒸蛋,不像茶碗蒸還有放些配料,只是單純淋一些些醬油。邊吃邊聊,說著今天在幼稚園跟誰誰玩沙球戰,有搶到升旗時排在班上第一位,誰誰的點心又被某某搶去吃。乾爹只是安靜的聽著,偶爾說出「真的嗎」「你好棒」之類的話。不然就是教我吃飯的台語叫「甲崩」,謝謝的英文叫「3 Q」。之後從台北回來,乾爹總還是會為我準備一大碗蒸蛋。


我想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第一句學會的英文


Thank You Very Much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